我們不能通過學習而得到聰慧,它是與生俱來的,是生命本身固有的特質。不單只我們的孩子有聰慧,動物也有動物的聰慧,樹木也有樹木的聰慧。當然這些聰慧不一樣,因為各自的需求不同,但這是一個事實,所有生命皆有聰慧,沒有聰慧生命就不能存在,生命和聰慧應該是同義詞。

然而人類處於困頓之中,原因很簡單,人類不單聰慧,也覺察到自己的聰慧。這是人類獨特之處,是一種特權和榮耀,但很容易變成一種煎熬。人類意識到自己的聰慧,這份意識帶來了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創造出自我。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生命是一次機遇,是一片讓愛之花得以盛開的土壤。愛有非常高的內在自足價值,它沒有外在目的和意圖,但有著很深的意味。有巨大的快樂,有一種自然的喜悅,這些都不是它的意圖,而是它的意外收穫。

愛不是一項有具體目標的交易。愛總是帶有某種瘋狂,為甚麼是瘋狂呢?是因為我們試圖去證明為甚麼要愛,試圖以行動來說明去愛是正確的。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動物只是活著然後死亡,牠們不會自殺。動物活著沒有任何問題,生命不會為牠們製造焦慮和煩惱。對牠們來說,生命就是活過然後死去,死去和活著一樣簡單。動物也沒有任何關於死亡的意識,實際上牠們既不知道生,也不知道死,所以不會產生自殺這種念頭。牠們完全沒有意識,活在無意識的沉睡之中。只有人能夠自殺,這意味著,只有人能夠對生或死做些事情,意味著只有人能夠違背自然,因為人有意識。不過,生命的問題包括焦慮、緊張和煩惱,或是最終決定自殺,都只是源於這個支離破碎的意識。

必須深入理解這一點:佛也是有意識的,但佛不會自殺,甚至連想都不會想。佛雖然不會有自殺念頭,但佛也是有意識的。為甚麼?動物完全無意識,佛完全有意識,完全無意識或完全有意識,都沒問題。實際上,全然地處於任何狀態,都不會有問題發生。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體力勞動不再是我們生活的重點,甚至有些人覺得,體力勞動是丟臉的行為。人類的身體本質是勞動的結果,但已經從勞動中閒了下來,以致失去了一些生命的活力。通過適當的勞動,不但能喚醒人類的意識,更能激發新的力量。

生命與勞動有相同的含義,但我們卻漸漸覺得,不須做體力勞動是一種榮幸,而必須做體力勞動是不幸。在某個角度看現實真的變得如此,因為許多人放棄了勞動,而另外一些人卻必須做更多。其實每個人都應該適當地勞動,太多或太少都不健康。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動物的飲食都很確定,牠們吃什麼吃多少以及何時吃,已經由天性和需要決定好。人類的飲食卻不確定,既不是天性告訴我們吃什麼,也不是覺知告訴我們吃多少。人類的飲食不正確,使生命的方向也變得很不確定。不過,如果人類還有一點體會,靠著那點聰明和意志,睜開眼睛看清楚,要改為正確的飲食也不困難。

首先人類不該吃什麼?人類的身體也由化學元素構成,消化食物包含了很多化學反應。如果把酒精灌進身體,那麼身體就會受影響,會醉,會變得無意識。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也許每一個偉大的詩人都知道,在奮力創造某些詩句的時候,會有一種幾乎是女人才有的感覺,覺得自己有一個子宮,而詩句正在裡面孕育。對所有創造性的生產而言,情形都是這樣,而那些正處在寧靜之中的人,更會有一種真實感,因為他們懷著一位佛。他們將要生產自己,這是一種非常神秘的現象,很像懷孕。

當這樣的事情發生---有一種充滿的感覺、豐富的感覺,以及擴張的感覺---這就是舊有生命即將消失,新生命正在裡面成形的症狀。本來是空的地方,現在充滿了。本來是一個貧乏的地方,現在被一種富有所取代。很多人都過著封閉的生活,由於害怕---害怕被了解,害怕自己變得容易受傷害,害怕暴露靈魂---所以一直隱藏自己,在自己的周圍創造了很多牆壁。當進入到寧靜之中,這些牆壁就開始瓦解了,因為意識需要擴張,無法局限在細小的空間,即使是整個天空,對意識來說都顯得太小...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愛的光芒中,我們可以進入一個開悟王國。與其說真理是神,倒不如說愛就是神,因為那種和諧、那種美、那種生命力和那種幸福都是愛的一部分,而不是真理的一部分。真理是要去發現的,而愛是要去感知。愛的成長與完備,帶領著人們最終與神融合。

最大的欠缺是沒有愛。尚未發展出愛這種能力的人,活在自己的地獄裡,而一個充滿著愛的人,是生活在天堂中。我們可以看著一個人,把他當成一棵奇妙和獨一無二的植物,他有能力製造出花蜜和毒素。如果一個人生活在恨當中,他製造和得到的是毒藥;如果以愛來生活,他就會像充滿甜蜜的花朵。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婚姻可以受到重大的教育,那是一個很好的學習機會,去學說倚賴不是愛,而是意味著衝突、憤怒、恨、嫉妒,獨佔和控制。人必須學習不去倚賴,但是要做到這樣,就必須進入很深的寧靜。好讓自己一個人就有喜悅,不再需要別人給予喜悅,那種倚賴就消失了,一旦這樣,人就可以把自己的喜悅分享,這種分享是很美很美的。

世上必須有一種不同的關係,稱之為"關連",這是為了要使它與舊有的關係有所區別。世上必須有一種不同的婚姻,或者不稱它為婚姻,因為那個名詞已經被毒化了,稱它為友誼更好...因為愛而走在一起。不用對明天承諾,做好今天就足夠了。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從我自己的經驗來講,沒有比融入一個人自己更容易的道路。一個人必須要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停止尋求來自於頭腦膚淺的任何支持。抓住思想,你就無法沉沒,因為它們的支持,你會停留在表面。

我們處於抓住思想的慣性之中。一旦一個念頭過去,我們就抓住另一個—但我們從來都沒有進入過兩個前後相繼念頭的空隙。這個空隙本身就是沉入深處的通道。不要在思想中移動—深深地潛入它們之間的空隙之中。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問:現在我可以看到我對放鬆的抗拒,在尋找原因當中,我看到,對我來講,放鬆意味著懶惰和沒有用。我的家人寧願生病也不願意放棄他們所謂的權力,他們認為忙碌和狂熱意味著成功,我把他們的信息學得太好了,現在,再一次地,我需要你重新定義一個詞。是否能夠請你解釋放鬆真正是什麼?

奧修:放鬆並不是什麼大事,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它只是醒著的睡覺。你每天都需要幾個小時的睡眠。試著去瞭解睡覺的現象,小孩子在母親的子宮裡每天睡二十四個小時,持續睡了九個月,在他生下來之後,睡眠的時間漸漸縮短,一開始他會睡二十二個小時,然後二十個小時,然後十八個小時、十六個小時,當他成熟,它就變成固定的七八個小時,這種情況將會持續,直到他開始覺得老。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