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每一個偉大的詩人都知道,在奮力創造某些詩句的時候,會有一種幾乎是女人才有的感覺,覺得自己有一個子宮,而詩句正在裡面孕育。對所有創造性的生產而言,情形都是這樣,而那些正處在寧靜之中的人,更會有一種真實感,因為他們懷著一位佛。他們將要生產自己,這是一種非常神秘的現象,很像懷孕。

當這樣的事情發生---有一種充滿的感覺、豐富的感覺,以及擴張的感覺---這就是舊有生命即將消失,新生命正在裡面成形的症狀。本來是空的地方,現在充滿了。本來是一個貧乏的地方,現在被一種富有所取代。很多人都過著封閉的生活,由於害怕---害怕被了解,害怕自己變得容易受傷害,害怕暴露靈魂---所以一直隱藏自己,在自己的周圍創造了很多牆壁。當進入到寧靜之中,這些牆壁就開始瓦解了,因為意識需要擴張,無法局限在細小的空間,即使是整個天空,對意識來說都顯得太小...

我們必須了解,這個深層的心理背景:男人跟女人相比,總會覺得自己差一點,因為女人能夠生育,而男人不能夠。女人能夠成為一位母親---新生命的源頭,而男人做不到。男人去尋找某些替代,希望有某種方式,讓自己也得以成為創造者和生產者,以驅除這種自卑感,這是靈性上深深的需要。

男人創造出偉大的圖畫、偉大的詩句、偉大的舞蹈、偉大的音樂---這些都是替代品---男人或許創造出一個很美的雕像,但還是一件死物,或許創造出動聽的音樂,但還是短暫的,就像一陣風,來過之後就走了,或許創造出優美的舞蹈,但仍然不是一個活的小孩,一個會笑的小孩,一個能夠看到奇妙世界的小孩,一個能夠呼吸的小孩,一個有心跳的小孩。在女人看來,男人找到的替代品,似乎全部都很可憐。為甚麼女人之中,沒有很多偉大的詩人、音樂家、畫家和雕刻家?原因是她們能夠創造生命,她們不太需要去創造其他東西。

因此只有在某一個地方,男人和女人才能會合。在那裡男人和女人完全對等,兩者都能創造自己,他們再次被創造,兩者都能懷著自己,懷著自然。

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樣的,他們只能在深深的寧靜中會合,除非人類能夠達到寧靜,否則男人和女人將會繼續爭鬥,他們的愛總是一波三折,有美好的片刻、也有醜陋的片刻, 有高興的片刻,也有痛苦的片刻。

有了愛而沒有寧靜,就是生活在一個苦惱的狀態,不斷被焦慮所折磨,生活在這種痛苦和煩惱之中,總會動盪不安。或許有一些清靜的片刻,但是這些清靜只不過是冷戰,只不過是要準備另一場戰爭。很明顯要準備另一場戰爭需要幾天的時間,在這些時間裡必須靜下來。而在寧靜的時候,兩個寧靜的人分享他們的能量,愛就會成為一種持續的現,它不會變壞,而具有永恆的好品質,它更會變得神聖,愛和寧靜的結合,是人生的偉大體驗。

只有愛不行,因為還有太多苦惱,只有寧靜也不行,如果沒有愛,寧靜就像墳墓中的寂靜,沒有歡舞,也沒有花開。是的,沒有愛或者也有和平,但這種和平像死的一樣,它不是活的,這種和平不再有呼吸,也不再有心跳。

為何要把愛和寧靜放到一起?因為唯有透過這種結合,新人類才得以誕生,唯有在愛和寧靜結合的時候,男人和女人的不對等才會消失。

只是解放女性無法產生效果,我們不應只是考慮女性的解放,而應該考慮到全人類的解放。 如果不解放女人,男人也不能解放,就像獄吏和囚犯一樣運作,互相成為對方的枷鎖。不解放男人也沒有解放女人,兩者都會生活在對方的奴役之下,人們或許有這樣的希望: 奴役別人,自己就有自由了。可是別人也有相應的方式。

唯有在寧靜的時候,以及在愛之花盛放的時候,人們才能放棄爭鬥,而達到一種和諧與對等,以及一種自然的平衡,而自然本身就是美。 ~OSHO

    全站熱搜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