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我相信我沒有創造力。除了舞蹈與繪畫,創造力還能有別的表現方式嗎?要如何發現我的創造力?

答:創造力與任何特定的活動無關—它和繪畫作詩,唱歌跳舞沒有關係。它並不關係到任何特別的事情。任何事都可以是創造性的—是你把那種品質帶進活動。活動本身既不是創造性的也不是非創造性的。你可以用非創造性的方式作畫,你可以用非創造性的方式唱歌。你也可以用創造性的方式掃地,用創造性的方式做菜。

創造力是你帶進你正在從事的活動裏的品質。它是一種態度,一條內在的途徑,它是你看待事物的觀念。所以首先要記住:不要把創造力限定在任何特別的事情上。有創造性的是人—如果他有創造性,不管他做什麼,即使是散步,你也可以看到他散步裏的創意。即使他安靜地坐著什麼也不做,這種無為也會是一種創作。佛陀坐在菩提樹下無事可做,而他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創造者。

一旦你明白這一點—是你,是人是否具有創造力—這個問題就消失了。

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畫家—也不需要這樣。如果每個人都是畫家,這個世界將會非常醜陋;它會難以忍受。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舞者,也沒有這個必要。但每個人都可以創造。

無論你做什麼,如果你喜悅地去做,如果你熱愛它,如果你的行為不完全是功利性的,那它就有創造性。如果你心裏的某種東西開始發芽,如果它帶給你成長,它就是靈性的,它就是創造性的,它就是神性。

你越有創造力,你就越神聖。世界上所有的宗教都說:神是造物主。我不知道衪是不是造物主,但有一件事情我知道:你越有創造性,你就越神聖。當你的創造力達到頂峰,當你的整個生命變成創造,你就活在神裏面。所以衪肯定是造物主,因為有創造性的人就會與祂親近。

熱愛你做的事情。你靜心地去做它—不管它是什麼事情!事情是無關緊要的。

你們有見過Paras打掃莊子廳嗎?你們就會知道:掃地也可以變成創作。懷著那樣的愛意!她的內心幾乎在歡呼雀躍。如果你帶著這樣的愛掃地,你就是在繪製一幅無形的畫。你無比喜悅地活在那一刻,它帶給你某種內在的成長。在一個創造性的活動之後,你不可能是同一個人。創造力意味著熱愛你所做的一切—享受它、慶祝它,彷彿它是神的禮物!這也許不為人知。有誰會讚賞Paras掃地呢?歷史不會銘記,新聞不會報導—但那是無所謂的。她享受掃地,這種價值是內在的。

所以如果你認為創造是為了出名—只有像畢卡索一樣出名才是有創造性的—那你就會迷失。你根本就不在乎創造性:你是一個野心勃勃的政客/商人。如果出名了,很好。如果沒有出名,也無所謂。成名不應該成為你的焦點。你應該關心如何享受你正在做的一切。它是你的愛好。如果你的行為是你的愛好(熱情所在),它就變得有創造性。不起眼的事情就由於愛與歡樂的碰觸而變得偉大。

提問者說:「我相信我沒有創造力。」如果你相信這一點,你就會變得沒有創造力—因為信念不只是信念。它打開和關閉通道。如果你有一個錯誤的信念,它就會像你身上一扇封閉的門。如果你相信你沒有創造性,你就會變得沒有創造性—因為那個信念會阻礙,會總是否定所有不斷流變的可能性。它不會讓你的能量流動,因為你會繼續說: 「我沒有創造性。」

每個人都受到這種誤導。只有少數人被認為有創造性:少數畫家,一些詩人—萬里挑一。這是愚蠢的!每個人天生都是創造者。觀察孩子,你就會看到:所有的孩子都有創造性。是我們逐漸破壞了他們的創造力。我們逐漸把錯誤的信念強加給他們。我們逐漸混淆了他們。慢慢地,我們讓他們變得越來越功利,越來越勢利,越來越野心勃勃。

當野心進入,創造性就消失了—一個追求成就感的人不可能有創造性,因為一個追求成就感的人無法因為事物本身而熱愛它。當他在作畫,他就在展望,就在思考:「我什麼時候會得諾貝爾獎?」當他在寫小說,他就在計畫未來。他總是活在未來—而一個有創造性的人總是處於當下。

我們破壞了創造性。沒有人天生就是平庸的,但是我們讓90%的人都沒有創造性。不過只是把責任扔給社會不會有幫助—你必須把你的生命放到自己的手中。你必須拋棄錯誤的制約。你必須扔掉你從小到大被灌輸的錯誤的、催眠性的自我暗示。丟掉它們!清除你自己所有的制約…突然你就會看到自己的創造性。

生命與創造(To be and to be creative)是同義詞。活著而沒有創造性是不可能的。但那件不可能的事情已經發生了,那種悲催的現象已經發生了,因為你所有創造性的源泉都被阻塞了、堵住了、損壞了,你整個能量都被迫流入某些社會認為有價值的活動。

我們的整個人生態度是為錢而活。謀生是最沒有創造性的事情之一,不可能讓人產生興趣。我們的整個途徑是權力導向的,但權力慾是破壞性的而不是創造性的。一個追求金錢的人變得有破壞性,因為金錢必須被掠奪、被剝削,它必須從許多人手裏搶過來,那樣你才能擁有它。權力慾意味著你必須讓許多人虛弱無力,你必須消滅他們—只有那時你才會強大,你才能強大。

記住:這些是破壞性的行為。創造性的行為增添這個世界的美麗,它給予世界某些東西而一無所求。一個創造性的人進入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更美好—他在這裏唱一首歌,在那裏畫一幅畫。他讓這個世界的舞蹈更優美,享受的事物更豐富;他讓這個世界的愛更純粹,靜心更深邃。當他離開這個世界,他在身後留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也許他不為人知,也許他名滿天下—那並不是重點。但他留下一個更美好的世界,這讓他無比滿足,因為他的生命具備了某種內在的價值。

貪婪,權力慾,成就感是非創造性的;它們不僅沒有創造性,而且是破壞性的行為。當心它們!如果你當心它們,你就很容易有創造性。我不是說你的創造性會給你帶來功名利祿。不是,我無法向你承諾任何玫瑰園。它也許給你帶來麻煩。你也許不得不過一種貧窮的生活。我唯一能夠保證的就是在內心深處你將是最富有的人,你在內心深處會感到滿足。你的內心會充滿喜悅與讚美。你會不斷地從神那裏接收越來越多的祝福。你的人生將會是一種祝福。

但在世上你也許默默無聞,你也許窮困潦倒,你也許不是世人眼裏的所謂成功人士。不過世俗中的所謂成功是深深的失敗,是在內在世界失敗。即使整個世界都在你腳下,而你卻迷失了自己,那又如何呢?如果你擁有整個世界卻沒有擁有自己,你是什麼感受呢?一個創造性的人主宰自己的生命,他是一個主人。

這就是為什麼在東方我們一直稱出家人為Swami。Swami的意思是主人。乞丐也被稱為Swami—主人。世人皆知的國王皇帝,在他們生命的終點最後都被證實是乞丐。一個追逐名利與權力的人是一個乞丐,因為他一直在乞討。他沒有給世界貢獻任何東西。

成為一個給予者。分享你可以分享的一切!記住,我沒有在小事與大事之間做任何區分。如果你可以發自內心地微笑,如果你可以微笑著與別人握手,那它就是一個創造性的行為,是一種偉大的創意。真心實意地擁抱一個人,你就是在創造。懷著愛心凝視別人…一個友愛的眼神就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整個世界。

去創造。不用擔心你在做什麼—一個人總得做許多事情—但要創造性地做每一件事情,帶著奉獻之心。於是你的工作就變成了敬拜。不管你做什麼都是祈禱,不管你做什麼都是獻祭。

拋棄你沒有創造力的這種信念。我知道這種信念是怎麼來的:你也許不是大學裏的金牌得主;你也許不是班級裏的第一名;也許沒人欣賞你的繪畫;你吹笛子的時候鄰居就去報警。也許是這樣—但不要只是因為這些事情,就錯誤地認為你沒有創造力。那也許是因為你在模仿別人。

人們對於什麼是創造力的觀念非常狹隘—彈奏吉他,吹笛子或者寫詩—結果人們一直在詩歌的名義下製造垃圾。你必須找出你的長處和短處。一個人不是全能的!你必須去探索和尋找你的命運。我知道,你必須在黑暗中摸索。你的命運並非擺在眼前—但那就是生命。幸好一個人必須去探索它—因為在這種探索之中,某種東西成長了。

如果在你進入這個世界時上帝給你一張生命藍圖—這將會是你的人生:你將成為一個吉他演奏者—那你的生命就會變成機器。只有機器才能被預言,而不是人。人是不可預料的。人一直在擴展…人具備往多個方向發展的潛力。每一步都有許多通道和可能性—你必須去選擇,去感覺。不過如果你熱愛你的生命,你就能夠發現。

如果你不愛你的生命,你愛的是別的東西,那才是問題。如果你是為了錢而創造,你就不可能有創造性。對金錢的野心會破壞你的創造性。如果你想要名聲,那就忘掉創造力。如果你有破壞性,名聲會來得更容易。一個希特勒的名聲來得更容易;一個亨利·福特的名聲來得更快。如果你有競爭力,瘋狂地競爭,名聲會來得更容易。如果你可以殺害與消滅人們,名聲反而來得容易。

人類的整個歷史是謀殺者的歷史。如果你成為一個謀殺者,你會一舉成名。你可以成為一 國之君,你可以成為總理大臣—但這些都是偽裝。在背後你們可以發現非常暴力的人,面具後面隱藏著可怕的暴徒,他們在微笑。這些微笑只是政治手腕和外交策略。如果面具脫落,你們總是會看到隱藏在後面的成吉思汗、幟木爾、那迪爾汗、拿破崙、亞歷山大和希特勒。

如果你想要出名,那就不要談論創造力。我不是說一個創造性的人不會出名,但這很罕見,百年不遇。那更像個意外,而且需要很長的時間。幾乎總是等那個有創造性的人去世,他才會出名—名氣總是死後才到來,非常遲緩。

耶穌在他的時代並不出名。如果沒有《聖經》,將不會有他的記載。記載他的是他的四個門徒,別人對他隻字不提。他不是名人,他不是成功人士。你們能想像有比耶穌更大的失敗者嗎?但是他慢慢變得越來越重要,人們逐漸認可他。這需要時間。

一個人越偉大,人們要認可他的時間就越長—因為當一個偉人誕生,沒有評價他的標準,也沒有發現他的地圖。他必須創造自己的價值觀,等到他創造出那些價值觀,他已經去世了。一個創造性的人要得到賞識需要花上幾千年,而且這也不一定。許多有創造性的人一直沒有得到認可。一個有創造性的人成功是個意外。一個非創造性的、破壞性的人成功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如果你打著創造的名義追求別的東西,那就放下創造的想法。至少有意識地、清醒地去做你想做的一切。不要躲在面具後面。如果你真的想要創造,那就沒有名利、成功、威望的問題—你享受你的行為;於是每種行為都有一種內在的價值。你跳舞是因為你喜歡跳舞,你跳舞是因為你樂在其中。如果有人欣賞,很好,你心存感激。如果沒人欣賞,你也不用操心。你跳舞,你享受—你已經心滿意足。

但這種你沒有創造力的信念是危險的—放下它!每個人都有創造性—連樹木和石頭都有。有瞭解和熱愛樹木的人,他們知道每棵樹都有自己的空間,每塊石頭都有自己的位置。它的空間和別的石頭不一樣。如果你變得敏感,如果你能夠理解,通過心靈感應(empathy),你會獲益良多。你會看到每棵樹都以自己的方式在創造,沒有別的樹和它一樣—每棵樹都是獨一無二的。每棵樹都有個體性,每塊石頭都有個體性。樹木不僅是樹木—它們也是人。石頭不僅是石頭—它們也是人。去坐在一塊岩石旁邊—懷著愛意觀察它、觸摸它、感覺它。

據說有一位禪師能夠推動、移動巨大的岩石—而他是個很瘦小的人。按照他的體型,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比他強壯得多的人都無法推動那些石頭,而他推動它們卻易如反掌。

人們問他有什麼秘訣。他說:「沒有秘訣—因為我熱愛岩石,所以它們會幫忙。」我先問她:「現在我的名聲都在你手裏了,這些人都是觀眾。現在幫助我、配合我,好嗎? 」—然後我就懷著愛意把雙手放在岩石上…等待岩石的暗示。當岩石給我暗示—那是一種顫動,我的整個脊柱開始振動—當岩石給我暗示說她準備好了,然後我就開始推。你們是逆著岩石去推,所以要用很大的力氣。我是順著岩石去推,我順其自然。事實上,說我把岩石推動了是錯誤的—我只是在那裏,是它自己移動的。」

一位偉大的禪師是一個木匠,他製作的桌子、椅子裏面都有某種不明覺厲的品質,有一種莫明的吸引力(magnetism)。人們問他: 「你是怎麼製作它們的?」

他說: 「我沒有製作它們。我就是到森林裏去:最基本的事情的就是去問森林、問樹林,去問哪棵樹願意成為一把椅子。」

現在這些事情看起來是不可思議的—因為我們不懂,我們不瞭解它們的語言。他會在森林裏待三天。他會坐在一棵又一棵樹下,他會和樹交流—他是個瘋狂的人!不過一棵樹的好壞是看它的果實,一個人是不是大師也是看他的作品。有幾把他的椅子還保留在中國—它們依然攜帶著一種磁性。你會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你不知道是什麼在吸引你。在1000年之後!—真是精美絕倫。

他說: 「我去森林裏,我說我要找一棵想成為椅子的樹。我問那些樹是否願意;不僅要願意,還要配合我,願意跟我走—這樣才行。有時候的情況是沒有樹願意變成椅子—我就空手而回。」

有一次中國的皇帝請他製作一張書案。他去了森林,三天後他回來說:「還要等—沒有樹願意到皇宮來。」

三個月後皇帝再次詢問。這個木匠說: 「我不斷地去森林。我一直在遊說。再等等吧—有一棵樹似乎有點意向。」

後來他說服了一棵樹。他說:「這就是整個藝術!—等樹木自己願意。然後她就要木匠進行協助。」

你們可以去問Asheesh—他愛木材,木材也愛他。

如果你有愛心,你就會看到整個存在都有個體性。不要強求。觀察,交流,接受牠們的幫助—你會省下很多力氣。

連樹木和岩石都是有創造性的。而你是人類:存在的頂點。你站在頂端—你擁有意識。永遠不要用錯誤的信念來思考,千萬不要執著於錯誤的信念,認為你沒有創造力。也許你的父親說你沒有創造力,你的同事說你沒有創造力。也許你是在錯誤的方向尋找,那並不是你有創造性的方向,但必然在某個方向你是有創造力的。去探索、去尋找,保持敞開,不斷摸索—直到你找到它。

每個人進入這個世界都帶著一個獨特的命運—他要呈現某些東西,傳遞某種訊息,完成某個作品。你在這裏並不是偶然的—你在這裏是有意圖的。在你身後是一種天意。整體希望透過你呈現某些東西。
 
奧修問答選集
http://www.osho.tw/ebook/book87_03.htm

    全站熱搜

    雲水靜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